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九六章 隔壁的泰山

作者:逍遥明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好吧,那就说说那个即将入侵的恶魔。为什么它肯定会失败?你是怎么知道的?”陈·风暴烈酒立即转移话题。

    “你这么亢奋干吗?”看着兴奋异常的陈·风暴烈酒,朱亚非问道。

    “废话,有一场惊天动地的战争让我打磨自身,肯定要兴奋啊。”陈·风暴烈酒跃跃欲试。

    这不会是原本的历史上他帮助兽人的理由吧?想起在魔兽争霸剧情之中这个家伙帮助兽人对付海军上将的事情,朱亚非觉得有必要先打一下预防针。

    “那个,老陈啊,先问你个事儿。”朱亚非再次认真起来,“如果有一个物种,因为自己作死把自己的星球祸祸了,为了自己的生存居然流窜到其他星球烧杀抢掠,结果被人反杀了,遇到这些苟延残喘的家伙你会怎么做?”

    “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家伙?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对于这种家伙自然是耻于与之为伍。”陈·风暴烈酒义愤填膺,“对于残兵败将,只要他们不是继续作恶,我自然懒得理睬。”

    “你不应该直接把那些邪恶的入侵者除之而后快么?”朱亚非对陈·风暴烈酒的反应比较满意,但是对他的应对方式十分不满。

    “打落水狗有什么意思?身为修行者欺负弱小是极端卑劣的行径。”陈·风暴烈酒嫌弃的看着朱亚非。

    朱亚非心叫不好,听这个意思,如果以后看到海军上将算计兽人,这个家伙很可能会因为兽人出于弱势而出手相助。于是把兽人的故事给陈·风暴烈酒讲了一遍,其中着重讲述了兽人怎么学习恶魔法术,怎么屠杀德莱尼人,怎么入侵艾泽拉斯劫掠成性的诸般恶行。

    “你为什么会对兽人这个种族这么厌恶?”听完朱亚非讲述的故事之后,陈·风暴烈酒问道。

    “你大爷!朕讲了这么多你怎么还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朱亚非直接蹦了起来,指着陈·风暴烈酒破口大骂,“对于入侵者不应该厌恶么?不应该彻底清扫干净么?你身为火金派的熊猫人不应该嫉恶如仇好战成性的么?”

    “谁告诉你我是火金派的了?”陈·风暴烈酒问道。

    “哈?你不是火金派的?那你是土水派的?”朱亚非开始挠头。

    “首先我得纠正你的错误,土水派和火金派并不是两个对立的派别,只是身为一个修行者不同的修行方式而已,静默冥想,严酷修行和自我反省,这是土水派的修行方式,敢想敢做,敢作敢当,讲究实用是火金派的修行之道,每一个熊猫人都可以自行选择修行之道,只是很多熊猫人在选择了自己的修行方向之后就会贯彻到底,当然,也有人尝试着把两种修行方式加以结合的……”陈·风暴烈酒娓娓道来。

    “原来如此。爱莎·云歌和季·火掌是分别属于土水派和火金派的吧?”朱亚非表示虚心受教,只要土水派和火金派不是对立,那其中可操控的东西就太多了。

    “那两个小家伙?他们还没有资格选择修行之道,我离开之前他们还在学习基础修行之道。对于迷踪岛上的熊猫人你还知道谁?说给我听听。”陈·风暴烈酒摇头说道。

    “这些以后再说。现在还是要说兽人的事情,朕现在担心你会和他们搅和到一起。”朱亚非立即转移话题,开什么玩笑,自己又没去做过熊猫人新手村的任务,怎么可能知道的太多?露怯,是不允许的。

    “你是说我会和兽人搅和到一起?”陈·风暴烈酒学着朱亚非的样子摸着下巴一点一点地分析道,“你能知道会有一场大战,甚至知道战局如何,也就是说你很可能知道我的结局……也就是说我在未来会和兽人一起做了什么事,而这些事是你不愿意看到的。”

    “朕有一套可以长生的武功你学不学?名字叫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又叫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练成之后每三十年返老还童一次……”朱亚非立即岔开话题,这个圆滚滚怎么这么聪明?他的人设不是一个嗜酒的胖子么?

    “你确定要这么干?”郑浩然看在整个泡在海水里只露个脑袋的穆拉克问道。

    “肯定啊,既然穆拉克都当你宠物了,总不能白吃你的食物,区区几个废物,穆拉克帮你搞定。”穆拉克头也不抬仔细盯着海底,郑浩然说章鱼很好吃,它想从海底礁石堆里抓一两只来试试。

    “其实吧,那三只兽王抓不抓的也无所谓了,我现在比较想抓住邦加拉什。”郑浩然想了想说道。最早的游戏版本里宠物需要不停喂食的,而自己穿越过来的是一个无比真实的世界,一只穆拉克都有可能吃穷自己,如果再带上四只兽王估计自己只有卖肾才能喂饱他们了。

    “邦加拉什是谁?”穆拉克问道。

    “就是那只白老虎。你不是说你见过么?”郑浩然说道。

    “那只白老虎啊,好像不是叫这个拗口的名字。”穆拉克依然在努力地寻找着章鱼。

    郑浩然立即反驳道:“不可能,这可是我记得的为数不多的名字。荆棘谷白虎王邦加拉什。”

    “穆拉克不会记错的。绝对不是这个名字。不信等一会儿帮你抓住它你自己问。”

    “走,现在就去问个清楚。”

    “不行,穆拉克想吃铁板章鱼。”

    “……你这么大个子蹲在那,哪只章鱼会傻了吧唧的跑出来让你抓?”郑浩然没好气地说道,“走吧,先去办正事。今天咱们最好吃素,这几天你吃了太多海鲜了。”

    “……穆拉克不想吃素,没有味道。”穆拉克咕囔着从海里爬回岸上,同时逐渐把自己身体变小,跟着郑浩然往森林走去,前面就是古拉巴什竞技场,时不时有巨魔出现,可是一看到那只三米多高的银杯大猩猩立即掉头就跑。

    “看到这个体量就把他们吓尿了,要是你变回原来大小它们还不得吓死啊。”郑浩然用胳膊肘抵了抵穆拉克说道。

    “它们只是跑了,并没有尿。穆拉克闻不到尿的味道。”穆拉克嗅了嗅鼻子说道。

    “哈哈哈,穆拉克你应该先学会什么是开玩笑。”郑浩然笑得差点背过气去。

    “穆拉克觉得一点也不好笑。真的没有尿。以前这些家伙根本就不敢靠近穆拉克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有这么多这些家伙跑出来。”穆拉克不满地抖了抖身上被海水打湿的毛,被抖落的海水像雨点一样把郑浩然淋了个透湿。

    “你是想淹死我么?”郑浩然跳着脚去打穆拉克的膝盖。

    “别吵,有东西过来了。”穆拉克任由郑浩然锤打自己的腿,突然转头看向森林深处说道。

    郑浩然立即开始施放追踪术,人形追踪,没有。野兽追踪……果然发现一只野兽悄无声息地向自己的方向摸索着靠近。

    “很快你就会知道那只白老虎叫什么了。穆拉克很好奇为什么它今天敢靠近穆拉克。”很明显,穆拉克已经嗅出了那只野兽的味道。

    “邦加拉什?”郑浩然兴奋的忘记了自己被淋湿的不快。

    “它不叫这个名字。”穆拉克十分笃定地说道。

    很快,一只黑不溜秋的大猫出现在郑浩然和穆拉克的面前。

    “你就是个骗子,这不是那只秃猫么?”郑浩然指着穆拉克做了一个国际通用的手势。

    秃猫王也是一脸的郁闷,郑浩然的味道很清晰地印在它的脑子里,身边有一只巨大的猩猩也足够巨大,但是只要不是那只偶尔出现的巨兽那就不足以让它这个纵横荆棘谷无敌的霸王放弃报复。眼前一人一兽身上海水的味道逐渐退散,秃猫王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发自骨子里的恐惧,这种恐惧来自灵魂的深处。

    “说出你的名字。”穆拉克对秃猫王说道,语气中透着漫不经心。

    “泰山!”秃猫王强忍着逃跑的冲动,卑微地伏下了身体万分恭顺地说道。

    “你看,穆拉克说了它不叫那个拗口的名字。”穆拉克得意地对郑浩然说道,同时把之前郑浩然对自己比划的手势还给了他。

    “滚蛋!你哪只眼睛看出它是白老虎了。你看看它的颜色,黑不溜秋的。乍一看还以为是只豹子呢。”郑浩然怒斥道。

    秃猫王不禁悲从中来,忍不住低沉地咆哮了一声,这特么上哪儿说理去,自己变成这个德行是谁害的?现在害了自己的家伙不认账不算,还如此羞辱自己。

    “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对野兽来说,味道才是辨别身份的最好方法。”穆拉克对郑浩然的说辞不屑一顾。

    郑浩然仔细地看了看秃猫王,然后仔细回想自己和白虎王的第一次遭遇,实在是很难把这两个看起来差距巨大的野兽联系起来。

    “你,真的就是白虎王?”郑浩然怀疑地问道。

    “是。”秃猫王的声音在嗓子里转悠,不敢大声说道,边上还有一只让所有荆棘谷野兽颤栗的怪物呢。

    “那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你那一身漂亮的白色皮毛呢?”郑浩然蹲到秃猫王的面前。

    秃猫王想直接暴起,这个距离刚刚好,只要自己发力猛扑,绝对能一口咬断他的脖子,可是……

    “被烧了。”一肚子的怨恨在恐惧的威胁下结果就变成了这句话。

    “谁烧的?”郑浩然不依不饶。

    我特么弄死你!秃猫王心中的怒火已经滔天,但是也只能憋屈在心里。

    看到秃猫王不愿意回答,郑浩然很体贴的换了一个话题:“你真的叫……泰山?不叫邦加拉什?”

    “……邦加拉什是我儿子。”秃猫王惊惧地看了一眼郑浩然,它不知道这个人类怎么会知道自己刚出生不久的儿子的名字。

    我去?儿子?怎么这么多父子哏啊?范高雷的老子范特西,这好歹还算是一个姓,呃好吧,西方世界不是这么姓的,可是邦加拉什的老爹叫泰山是什么鬼?它媳妇是不是叫珍妮?

    “你得给他当宠物。”郑浩然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穆拉克冷冷地对秃猫王说道,那个语气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哎,不,我要它的儿子。”郑浩然立即反对道。

    “那就把你的儿子交出来。”穆拉克无所谓,丛林法则么,弱肉强食,弱者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

    “可……可是……邦加拉什还……还……没断奶。”秃猫王知道自己无力反对,虽然十分揪心,但是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命重要,这也是丛林法则。

    “那无所谓,我可以慢慢玩养成游戏。”郑浩然很高兴,弄一只小白老虎自己养着玩一定比养猫养狗好玩得多了,“哎,先跟你预定好了啊,再生出白色幼崽的话给我留着。”要是有一支白虎组成的大军该多拉风啊。

    “你弄死我!”秃猫王终于按捺不住了,交出一只幼崽还可以接受,下一只还要交出去就太欺负老虎了吧,你就算再厉害,又找了一只强大的靠山也不能这么搞啊。

    “弄死你干吗?我只是想要一只白老虎当宠物。我就闹不明白了,怎么你们一个个都那么反感当宠物?”郑浩然听出了秃猫王话语里的悲愤,指了指穆拉克说道,“你问问它,它都答应当我宠物了。”

    “不可能。”秃猫王不可置信地瞄了穆拉克一眼。

    “为什么不可能?他有很多美味的食物,可以吃饱。而穆拉克要做的只是和他一起对付他的敌人。”穆拉克说的理直气壮。

    “还有这种好事?”秃猫王表示不相信。

    “当然有,这几天穆拉克已经尝了各种海鲜的做法,那味道……嘶……”穆拉克一想起那些美食的味道口水就不自觉地流下来。

    “你要是早告诉我有这种好事我也答应了。”秃猫王幽怨地看着郑浩然,“现在答应当你的宠物还要么?”

    “我只想要白老虎。”郑浩然嫌弃地看着秃猫王说道。

    “……过不了多久我的毛发会再次长出来的。你看,我背部已经有很多地方恢复了。”秃猫王转过身子把背部亮出来让郑浩然看清楚。

    “可是我更想要邦加拉什。”郑浩然挠了挠头。

    ……

    “其实它还是挺强的,至少在其他那些废物里面很强,它能一个人对付其他三个。”穆拉克觉得还是要劝一下自己的主人,一只幼兽能不能活到成年都很难说,根本没有一只成年野兽有价值。

    “这么厉害?”郑浩然不可置信地看向秃猫王。

    “穆拉克从不说假话。一只不害怕兽群威胁的独居野兽怎么可能会太弱。就像穆拉克一样。”穆拉克自豪地拍了一下胸脯。

    “你学坏了,真的穆拉克,你这样我很不喜欢,你都会自吹自擂了。”郑浩然再次对穆拉克伸出了中指。

    秃猫王焦急地等待着郑浩然的答复,可是现在郑浩然正忙着和穆拉克打嘴仗,这两位它都不敢得罪,只能在一边干瞪眼地等着。好一阵子,和穆拉克吵完的郑浩然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才发现秃猫王还在边上。

    “你怎么还没走啊?”郑浩然好奇地问道。

    “……那我的事情怎么说啊?”秃猫王小心翼翼地问道。

    “什么怎么说?把邦加拉什给我送过来。”郑浩然领着穆拉克就往丛林之中的道路走去,秃猫王垂头丧气地准备的时候,郑浩然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跟着一起来,自己的儿子自己教,教不好不给肉吃。”

    “谢谢主人!”秃猫王再次伏下了身子向郑浩然表示感谢,然后一溜烟地消失在丛林之中。

    “我的姑娘火辣辣……我是隔壁的泰山,抓住爱情的藤蔓,听我说,嗷嗷嗷嗷……”郑浩然心情大好,想起秃猫王的那个名字,大声的狂笑了一阵子之后就开始边走边开始唱歌。一开始穆拉克对郑浩然发出的噪音十分厌烦,可是听到那声嚎叫之后觉得很有意思,于是每次郑浩然唱到嚎叫那一段的时候就跟着一起大声的嚎叫。

    “这是写给那只废物的歌么?穆拉克也要一首自己的歌。”等一个唱累了一个嚎累了之后,穆拉克对郑浩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只是一个名字而已,我唱的那个泰山是个人类,一个被猩猩养大的人类。不是那只老虎。”郑浩然解释道。写歌这种事自己根本就不会,还是先说清楚比较好,不然真要自己写怎么办?

    “不管,反正穆拉克也要一首歌,属于穆拉克自己的。”穆拉克才不管郑浩然的解释。

    “你这不是难为我么?”郑浩然苦着个脸,一边搜肠刮肚地回忆有没有听过有关于巨大猩猩的歌,看能不能拿来糊弄一下穆拉克。

    “这么短的时间里你就唱了一首歌给那个废物,再唱一首给我怎么了?都是你的宠物,你怎么能区别对待?更何况穆拉克远比它更强大,要一首歌怎么了?”穆拉克有些生气了。

    “那首歌不是我写的,是抄的,别人写的。”郑浩然实话实说。

    “那你就再抄一首,或者你找那个会写的给穆拉克写一首。”穆拉克不依不饶。

    “那得等回到我的地盘才行,我给你问问去。”郑浩然想了半天没有想出哪首歌是唱猩猩的,只得把希望寄托在自己那些伙伴身上,或许他们知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